唐山古树评选|古老的文冠果树

首页

2018-10-17

古树:滦南县姜六庄村文冠果树树龄:五百余年 闫军/摄河北新闻网讯在唐山市滦南县青坨营镇姜六庄村南的高丘之上,矗立着一棵古树。

树高六米,胸径二十四厘米,冠幅三米。 别看树身不大,树龄却长达五百余年。 据《滦县志》记载:在明永乐二年即公元1604年,姜、谢、鞠、王、谷、杨六姓从山西迁至于此,因姜姓居多,故取村名姜陆庄(后写成姜六庄)。

六姓家族共居一村,繁衍生息、和睦相处。

据当地老人讲,在村子迁来之前,这里已建有一座古药王庙。 庙内飞檐翘脊,琉璃殿顶,殿堂金碧辉煌。

庙前栽有十多棵文冠果树,高大挺拔,冠叶参天。 解放后,古庙改建成小学。 之后,文冠果古树因被人为砍伐,仅存一棵,为挂敲钟之用。 1976年大地震后,学校搬迁它处,而这棵文冠果树仍独自留在这里达近半个世纪。

文冠果树属落叶灌木或小乔木。 其枝小而粗壮,呈褐红色;其叶小而对生,两侧稍不对称,顶端渐尖,基部楔形,边缘有锐利锯齿;其花乃两性,雌花顶生,雄花腋生,花瓣呈黄白色;其果乃称文冠果,黑色而有光泽,是高级油料。 春季开花,秋初结果,耐干旱、贫瘠、抗风沙,易野生于丘陵山坡之处。 因树形状婀娜,叶型优美,花色瑰丽,果实奇香,枝瘦虬曲,被现代人作为新型观赏树木栽培。

当年庙里有十几棵古树,唯有此树保存下来,在民间流传有这样一个传说:明朝年间,一云游郎中路经姜六庄村边,突遭天气变化,狂风暴雪而至。 郎中因饥饿体力不支,被冻倒于荒野。

此时,姜六庄有一姜姓村人路过,便将其背于自家中。 穷困郎中经姜家人喂养,恢复了体温,苏醒过来,心存感激,见姜家几口拥挤在一间草房之内,谢后坚持要走。 然而大雪封门,姜家把他安顿到村南庙宇中。

郎中享受了温暖的一夜,次日,姜姓人又送来热乎乎的饭菜……郎中为报答救命之情,放弃云游,在寺庙免费为村人看病。

乡亲也因而得以平安,也纷纷报郎中之恩,常将自家的粮食钱物施舍于郎中。

郎中则安居于此,修炼医术,为人间消灾除难数十年。 郎中在老去的那天,孤身一人守在庙里,没喊村内乡亲为他料理后事,而是拖着佝偻身躯,爬上文冠果树,静坐杈间,安然而去。 历经数年风吹日晒,郎中的尸骨与树干已融为一体。 因此,当地人认为这棵树具有灵性,被奉为神树,崇为老祖。 今天的人们,早把家乡这棵树用铁栅栏围挡,加以保护。 在当地民间,文冠果也称之为“文官果”。 文官文官,识文当官,文冠果成了当地人的一种象征:在考大学前,要让孩子去摸一摸文冠果树;春天,要让家里的读书人,采一枝文冠果花带回家来;出外干事,要折段枝梗,装在身上。

据村民讲,村小学在此地时,教师和家长们都教育孩子不要毁坏它,要爱护文冠果树。

“姜六庄小学”的教育教学质量一直优秀,成绩总是保持在全镇前列,连续多年被县、镇评为“先进学校”。 村里考入大学的孩子高于附近其他村庄。

有人考证:姜六庄古今在外“做官干事”的人,也高于附近其他村庄。 村人认为这是文冠果树保佑的结果。 因此,经过唐山震后校舍坍塌搬迁,那棵文冠果树在原地仍能独存。

文冠果树成为了村人精神寄托的“圣地”。 如今,这棵文冠果古树,屹立高坡之上,春天依然在和风中摇曳,留给人们的虽不是杨柳般婀娜多姿;夏天被掩映在一片灌木丛中,留给人们的也并非松柏般的苍翠秀丽;秋天踟蹰在艳阳下,带给人们的更不是稻菽般的盈硕丰满,然而,冬天它挺立风雪中,献给人们的的确是钢铁般的顽强与不屈……如今,古树如耄耋老人,在那里斑驳着稀疏的须发,干裂着粗糙的肌肤,陆离着丑陋的模样,憔悴着痴呆的眼神,微弱着稀松的筋脉……它践行着对大自然千年岁龄的承诺,解读着生命的内涵,诠释着灵魂的升腾……当你来到姜六庄,村前这棵古树,是一定要看的。 远望古树,犹如一高擎双臂的巨人,固守着这片土地,它似乎让你感知到:生存是一份责任,履责当是持之以恒、矢志不渝的……作者简介戴成龙唐山古树评选|古老的文冠果树1962年生,中学语文教师。

业余时间从事诗词谜文创作,出版《潘家戴庄惨案与战犯铃木启久》一书,有百万文字在国内媒体发表。

现系中华灯谜学术会会员,河北省楹联学会会员,“联都网”灯谜联版块编辑。 连续十年主持和组织全国性的征联征文活动;作品在各种征文活动中,几十次获奖;因传播文化贡献突出,2016年被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评为“燕赵文化之星”人才。

组织机构主办单位:唐山市创建国家森林城市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唐山市林业局河北日报报业集团唐山分社承办单位:河北报业传媒集团唐山有限公司燕赵都市报冀东版全程支持单位:唐山市施尔得肉制品有限公司唐山百合兰食科技有限公司特别致谢:唐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唐山文学》杂志社(燕赵都市报冀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