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弘股份退市已成定局,你有花79块钱买一手吗?

首页

2018-10-29

2018年10月18日,这个交易日对于大A股来说有些特别,倒不是因为大盘失守2500点,而是因为一家叫做中弘股份(SZ000979)的公司,股价开盘即跌停,报价元/股,跌停板上更是有几个亿的资金等待出逃……这已经是这家房地产公司第二十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如果不出意外,其很有可能成为A股历史上第一家因为股价过低被退市的公司。 10月17日,中弘股份(SZ000979)发布《关于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第十次风险提示性公告》:中弘股份股票已连续19个交易日收盘价格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条第(十八)项的规定,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也就是说,至于中弘股份是否退市,深交所是拥有话语权的。 中弘股份称,一直在和交易所沟通,目前还没有得到实质性回复。 惨淡熊市,茫茫股民对此自是喜闻乐见,不少老韭菜表示应该花74块钱买一手,算上5块钱手续费也就79块钱,应该见证一下中国股市的风风雨雨。 中弘股份到底是家什么企业公开资料显示,中弘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总部位于北京,主营业务是房地产开发与销售。 说起中弘股份,还要从董事长王永红的发家史说起。

早在1995年,王永红就与其兄长王继红来京发展,创立了北京永顺发汽车保洁有限公司,后两年又创立了北京弘实加油站有限公司,当时在北京也算小有名气。 此后将公司卖给中石化得了一大笔钱,这算是王永红进入地产行业的敲门砖。

2000年,北京的楼市还没有离谱到现在这种程度,地价也是如此,王永红兄弟俩用极为低廉的价格购入北京朝阳区五环外常营乡附近的600亩土地作为商业地产开发储备用地。 2008年以后,北京中心商务区北扩,常营地区的土地价值开始超10倍翻越,在这个机会下,王永红在这片地皮上开发了9800余套商品房,4年销售殆尽,成就了如今的北京像素,有媒体报道称,中弘股份的净利润高过50亿。

到此,中弘股份还算是一家不错的地产公司。 不过王永红曾在一次采访中说做住宅没什么挑战性,我更看重商业运营的内容。

做商业地产跟经营有着密切的关系。

商业要考虑更多的未来,经营什么业态,经营什么商品,包括未来的商业管理,跟住宅大不一样。

住宅只是根据需求设定,以消费为主导,商业是以经营作为主导的经营模式。

可见王永红志不在此,就是在这样的理念之下,中弘借壳*ST科苑上市,在商业地产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当时的股市存在这样一个现象,只要上市公司释放出并购、高转送等消息,一定能换取股价大涨,结果在2013年到2015年之间,中弘尝试了多种时下热门行业,从2012年的矿业发展到2013年投资手游,2014年联合上影集团投资170打造浙江安吉影视产业园,后来开始囤积旅游地产储备地。

当时的董秘金洁还搞出一个什么A+3计划,宣称业务初步形成闭环。

但在多重刺激下,股价早已经是严重透支,经常上蹿下跳,让人摸不到头脑,直到2016年徐翔被抓,一份涉及13家上市公司23名高管的名单,中弘股份原董事长王永红、董秘金洁赫然在列,才得以使事实真相水落石出。 不错,就是这样一家企业,去年六月,申万宏源还出了一份报告,给与其增持的评级。

甚至而直到10月17日,中弘的股价已经连续第19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还有诸多游资扫货,竟然还上了龙虎榜,可以说中弘绝对是A股市场上赌徒们的主场。

退市已成定局虽然中弘股份老板带着公司投机炒概念,但在2012年到2016年,中弘股份整体经营还是处于盈利状态,不过到2017年,这种对现金流要求非常高的杠杆游戏,危机终于集中爆发:北京出台限售停贷楼市调控,中弘的北京平谷御马坊项目,在2017年退房2076套,减少当年利润亿元。

同是北京的由山由谷项目也遭到大规模退房潮。 ,而地处北京慈云寺黄金地段的中弘大厦停建,与刚刚走出最贵烂尾阴霾的佳兆业隔街相望短短一年,由盈利变为巨亏25亿。

根据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弘股份负债已经高达亿,较去年增加59%,其中借款余额亿元。 借款可是要给利息的,而且借这么多钱迟早是要还的,而当时公司账面的资金只有亿。 就在这样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中弘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更是干了一件非常奇葩的事儿,还在玩蛇吞象游戏,决定以现金方式收购三亚鹿回头公司和海南新佳旅业公司下属子公司的其他地块,未经董事会同意的情况下,擅自签订了股权收购框架协议,先斩后奏预付了亿元的股权收购款。

实际上中弘股份也想过办法,能质押的股份早都质押出去了,董事会还曾经起草过一起高达32亿的定增方案,不过在去年6月宣告流产。

债务缠身,融资失败,中弘股份并没有迎来丝毫转机,期间为了寻求资产重组,还曾经碰瓷加多宝,结果第二天就被加多宝撇清了干系,估计是这出戏太假实在演不下去,大股东也更是看不下去,今年6月,持股5%以上的招商增富1号甚至不顾深交所警告开始大把减持;10月16日,董事长与总经理双双辞职跑路到香港。 而根据2018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末普通股股东数多达万,要知道这家公司的市值也不过62亿,留下一堆散户来接盘。 根据其9月25日发布的公告称,截至2018年9月10日,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已经高达亿,而且全部为各类借款。 好在A股市场规则不同于美股港股,不存在拆股、并股这一说,否则以中弘股份这届董事会,绝对做的并股老千的玩法。

房企发债终止,行业面临大洗牌近期,实际上随着全国范围的的楼市调控,不断有房企频繁陷入了发债中止潮:6月15日,金融街一笔50亿元小公募公司债被中止;6月19日,保利置业亿元的购房尾款ABS中止;6月20日,泰禾集团、中弘股份两家房企的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流程状态显示为中止审查总说新能源、造车烧钱,当补贴退去之后,行业也将确立新的秩序。

而房地产行业对于现金流的依赖更高,大部分上市房企发债终止,相当于被断了续命的血,也难怪万科要喊出活下去的口号。

上一篇:下一篇:相关搜索:。